什么是皮条客(美国最著名皮条客及详情)

莫然
莫然
莫然
25777
文章
0
评论
2020-11-0816:50:22 评论 11

  与之相对的,是贝克对美国当代黑人音乐、电影、文学、流行文化产生的巨大影响。他以笔名“冰山”(Iceberg Slim)发表的传记和小说畅销数百万册,激发了许多黑人作家跟随他的脚步,还广泛影响了包括说唱歌手Jay-Z、Ice-T、Ice Cube、脱口秀巨星夏佩尔(Dave Chappelle)、拳王泰森在内的众多黑人明星。

  贝克的经历和得到的评价也很复杂。他是不幸童年的受害者,长大后又将这份不幸施加到无数女人身上;他经历数次牢狱之灾,在时代变迁和黑人民权运动的洪流裹挟下四处漂泊;写书令他产生影响,但他始终未能被主流文学世界所接受。

  他的人生,贯穿“大迁徙”(Great Migration)至1992年的洛杉矶暴乱,经历了整个20世纪美国城市里黑人生活的兴衰。

  贝克的祖辈是奴隶。20世纪初,随着种植园奴隶制逐步瓦解,贝克的外公外婆决定和那个年代的很多其他黑人一样,离开没落的农场,搬家到田纳西州纳什维尔,在该市不断增长的制造业中找找工作机会。

  贝克的妈妈玛丽(Mary Beck)和爸爸罗伯特(Robert Moppin)便是在那段时间相识。1917年,二人举办了热闹的婚礼,不久后离开了他们所居住的纳什维尔著名贫民窟“黑底”(Black Bottom),随着“大迁徙”(Great Migration)的时代浪潮,搬到芝加哥定居。

  所谓“大迁徙”,是指1916年至1970年间约600万美国黑人,从南部各州的乡村地区,迁至美国东北部、中西部以及西部地区的大规模人口迁徙。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是南部各州泛滥的种族隔离和歧视现象,以及落后的经济条件。大规模的人口移动,极大地改变了20世纪美国黑人的政治和文化生活。

  一战期间,许多白人男性入伍,欧洲的廉价劳动力也迫于战争局势无法大量来美,于是多出来的工作机会,便史无前例地向黑人开放。虽然黑人只能被分到最脏、最危险的工作,但收入依然比他们在南方务农高。

  芝加哥这样的城市,为黑人提供了那个年代较为良好的生存环境。在这里,黑人不用每天活在私刑的恐惧下,还可以使用一些公共设施,仅1916年至1919年间,便有数万名黑人来到芝加哥定居。在这种大背景下,本文主人公贝克于1918年8月4日出生。

  外来人口的大量涌入,自然也引起了冲突的爆发,以贝克一家所在的贫民区“黑带”(Black Belt)为例,那里当时平均每周都有近二十户黑人房屋被白人炸毁。

  1919年7月27日发生的“芝加哥暴乱”,是这种冲突的一次集中体现。 一名黑人在越过了所谓的黑白领地分界线后,被白人用石头砸死。事件迅速升级为大规模血腥群体暴力,并在一周后以38人死亡、五百多人受伤、近两千黑人房屋被毁结束。不仅大环境动荡,小家庭也不太平。离贝克家不远处,是当地黑人打发业余时间最爱去的州街(State Street),贝克出生的1918年,正处此地鼎盛期,街上遍布黑人剧院、餐厅、歌舞厅,到处是工人、赌徒、皮条客、性工作者。贝克的爸爸罗伯特染上了嫖娼和赌博的恶习,月月都花光工资,不顺心时还殴打妻子玛丽。玛丽很快便离婚,带着儿子离开了芝加哥,开始了四处漂泊的生活。她靠理发的手艺为生,空余时间也会在洗衣店之类的地方打零工,辛苦程度自不必说。不幸的是,这给了恶人可乘之机。贝克三岁那年,他被妈妈找来照看他的女人猥亵。这件事成了贝克人生最初的记忆之一,给他留下了终生无法磨灭的精神创伤。几十年后,贝克回忆此事依然充满恨意,他认为他后来当皮条客,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可以借此抒发对女人的仇恨和焦虑。贝克成长过程中的另一个重大打击,来自他的妈妈。贝克四岁那年,玛丽搬到伊利诺伊斯州洛克福特(Rockford),并嫁给一个名叫亨利(Henry Upshaw)的男人。洛克福特和那个年代涌入黑人的许多地方一样,也存在种族矛盾,还是“三K党”的活跃地区。因为这些因素,导致黑人在洛克福特的人口增速缓慢,想过上体面生活更是难上加难。在这种情况下,像亨利这样拥有两间店面的黑人非常少见。他还积极参与各类民间组织和活动,是黑人社区颇有威望的意见领袖。在他的影响下,玛丽也开始在各类活动和俱乐部里崭露头角,还开了一家美容院。

  玛丽和亨利在一起的那些年,是贝克一生中最平静、最有安全感的时光。他在后来成名后的无数采访和文章中,都把亨利视为自己一生中唯一的父亲:这个男人不仅非常爱玛丽,还让贝克过上了前所未有的稳定中产阶级生活。那时的贝克快乐勤奋,而这种积极,也让他在学校经常得到赞美和鼓励。这样的生活,在贝克13岁时戛然而止。那年,玛丽爱上了一个被贝克形容为“油嘴滑舌的骗子”的男人,于是她不顾亨利跪地哭泣挽留,带着儿子贝克头也不回地跟着新爱人搬去了威斯康星州密尔沃基市。在贝克心里,这种行为是对家庭的终极背叛。此事给贝克的冲击,大到他不得不扭曲现实来作为心理缓冲。亨利在玛丽出走多年后,重新振作并再娶,过着一如往常的积极生活。这与贝克设想的思念自己的父亲形象落差太大,以致于他在自己多年后的自传里,把亨利写成一个在玛丽离开一年后因思念成疾而过世的人。

  在密尔沃基市,贝克珍惜的一切都不复存在。玛丽的新男友是个嗜酒如命的赌徒,经常辱骂恐吓贝克,还把玛丽家暴到住院。忍无可忍的玛丽最后离开了这个男人,十几岁的贝克则投向街头。这一过程,后来被贝克形容为“被街头毒化”(street poisoned):“当一个年轻人没有被街头毒化,那么他可以建设性地使用他的思想。但当一个年轻人的思想被街头毒化时,他就只能想到他自己选择的犯罪行为。”处于少年和青年过渡期的贝克,选择以暴力的方式,回应这个世界。

  种种童年经历,让贝克在晚年提出了一个自己的理论:皮条客与母亲的关系,决定了他从事这个工作的方式。贝克说,那些做了二三十年皮条客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点:他们完全不知道情感为何物,极度憎恨自己的母亲。贝克自己对母亲的感情则很复杂,玛丽一直努力养育他,同时也毁了他的幸福生活,这让贝克对母亲一直抱持又爱又恨的矛盾情绪。

  那时正处“大萧条”时期,经济不景气对黑人的打击尤其严重,一大半的黑人男性处于失业状态,但他们连最普通的体力活都很难找到,于是他们中的很多人开始以拉皮条为生,导致那时的性服务行业从业者大部分是黑人。玛丽母子住所对面就有个妓院,一出门就能看到穿着夸张、开名车的皮条客们。无学可上的贝克,全副心思都被这些景象吸引,并期待成为其中的一份子,以摆脱日常生活中让人压抑的贫困。玛丽希望贝克能变回在洛克福特时的那个懂事的孩子,但她渐渐失去了对贝克的控制。

  贝克开始和一些混混认识,并学到了很多混迹街头的把戏,例如通过使用激将法激怒白人嫖客、并在中途骗走嫖客所有财物的的“墨菲骗局”(Murphy)等等。在这过程中,贝克数次因涉嫌偷窃和强奸被捕,但都因年纪太小被释放。

  这些行为无疑让玛丽感到痛苦,贝克也试着重返校园,然而他无法融入其中。他已见识过街头的花花世界,因而无论是上课还是参加社团都无法提起他的兴趣。他的高中生活只坚持了一年便结束了。

  18岁那年,贝克开始真正以皮条客为主业生存,并从一些“行业前辈”处学到了很多“潜规则”。皮条客会给性工作者“画大饼”,编织未来的名利幻象,并在此过程中对其时刻灌输压力和恐惧。而皮条客本人,也永远要先把钱拿到手,才能和其他人发生关系,否则就叫被“Georgied”。为了学习这些“潜规则”,贝克遭受了很多老皮条客的辱骂,他回忆道:“他们(指老皮条客)知道的东西比我多一千倍,因此我不能表现出愤怒。”期间贝克也曾有过重回正途的机会。为解决“大萧条”时期的大规模失业问题,罗斯福政府建立了名为公共事业振兴署(Works Progress Administration,简称WPA)的机构。该机构是那个年代罕见的对黑人和白人支付同等报酬的地方。贝克那时因罪被捕,法官表示只要他肯接受去WPA工作,便可只判他三年缓刑。

  贝克同意了,但他在WPA非但没学好,反而更加堕落。他认识了一些有犯罪前科的朋友,甚至还染上了吸毒的恶习。他殴打那个带他吸毒的前性工作者,后被其告发。于是,20岁那年,贝克被判在威斯康星州少管所服刑。

  贝克说,去往监狱的第一天,他生平第一次感受到赤裸裸的恐惧。在那的一年里,贝克独来独往,不敢惹麻烦,花了很多时间在监狱图书馆里阅读,从亚里士多德到济慈都有涉猎。

  但贝克学习这些,并非是想改邪归正,而是为今后更好地拉皮条做准备。他在狱中交往最多的也都是皮条客,他暗自学习他们的表达方式,迫不及待想重回街头。由于表现良好,贝克于1939年12月被假释。

  出狱后,他瞄准了家附近涉世不深的未成年女孩们。他引诱她们后,便诱导她们从事性工作给自己赚钱,并因此在出狱仅半年后再次被判两年徒刑。监狱里的医生是贝克第一次坐牢时便认识的“老相识”,该医生认为贝克“犯罪是由于病态的冲动”,还断言他“不负责任、肤浅、轻浮,在某种程度上相当愚蠢”。

  贝克对这种评价嗤之以鼻,视其为“白人的社会标准”。他依旧只和皮条客打交道,并从他们身上学到了一个重要信息,即每个皮条客都需要有一个“头牌”(bottom woman)。头牌是皮条客进行活动的基础,她招募并管理皮条客手下的其他性工作者。

  再次出狱后的贝克,在一家俱乐部里找到了一个名叫菲利斯(Phyllis)的18岁女孩作为自己的头牌。没过多久,菲利斯便觉得贝克不是个老练的皮条客,想和他拆伙 。贝克根据自己学到的皮条客“准则”,把菲利斯一顿暴揍,让她打消了这个想法。

  贝克的操纵和虐待起了作用,菲利斯开始帮他招募人手、“开展业务”。也正是从那时起,贝克说他开始不断地做同样的噩梦,梦中他用尽全力殴打一个背对他的女人,最后倒在血泊中的女人转向他后,他发现那是他的妈妈玛丽。

  这个梦贯穿了贝克的整个皮条客生涯,有时甚至在他清醒时也会浮现在他眼前。为了控制这种痛苦,他变本加厉地吸毒。这个梦境揭示的不仅是他对妈妈的复杂感情,也表明他潜意识中对拉皮条存在懊悔情绪。

  1942年年中,贝克带着菲利斯来到他的出生地芝加哥,混迹于当时被视为美国黑人的文化和政治中心的布朗兹维尔(Bronzeville)街区,那里当时也是一些美国最大的黑人犯罪集团所在地,由被白人当局默许的“黄赌毒”网络组成。“大萧条”后黑人群体受到严重冲击,使得这些地下活动更加频繁。

  贝克决定誓死都要在这里混出名堂。他训练自己变得更冷酷、更有耐心,还通过阿谀奉承的手段,结交了当地臭名昭著的皮条客贝尔(Albert Bell)。贝尔是小报常客,人脉广泛,热衷炫富,他把黑人皮条客美化为“反抗白人的种族压迫和黑人女性对种族的背叛”的英雄人物。这些话当然是在掩饰其剥削黑人女性的恶行本质,但当时被贝克全盘接受。贝尔还教会贝克不能让性工作者走得太近、要挑拨她们的关系、要激发她们互相竞争等手段。他的虐待手段之残酷,也是贝克前所未见的:他告诉贝克必须让性工作者每天工作16小时,一旦有人反抗,就用铁架殴打她。

  通过“进修”,贝克意识到自己和贝尔这类人的差别:他根本做不到这种彻底的无情。多年后,贝克多次在采访中表达了他对这种区别的看法:“那个年代,大多数成功的皮条客出生时都被扔进了垃圾桶,被遗弃了,从来没有过母爱。他们是冷血动物。如果你从来没有得到母亲给你的爱、温柔、关心和温暖,当你长大后,你就无法付出爱。”

  贝克认为,和这种人相比,他自己的暴行更像是装腔作势。他花了很多时间去适应皮条客行业的残忍和复杂,并继续通过吸毒缓解噩梦带给自己的痛苦。

  几年后,在一次剧烈争执中,贝克当着所有性工作者的面殴打了“头牌”菲利斯。无法继续忍受的菲利斯去报了案,贝克出逃几个月后,在1944年8月25日被捕。次年6月,他被押往利文斯顿联邦监狱(Leavenworth Federal Penitentiary)服刑。

  该监狱内部根据肤色划分不同派别,常有暴力事件发生。贝克保持低调,并阅读了大量精神病学、心理学方面的书籍,也正是通过阅读,他理解了自己和妈妈间的复杂关系,并学会了如何对其进行准确表达。他知道他的“同行”们不会理解他对书籍的喜爱,因此他从来不让别人知道自己爱读书。

  但贝克掌握了这些知识后并不想走正道,反而将其作为引诱潜在性工作者的手段。他主动揭示自己情感上的软弱面,来赢得涉世未深的女孩的同情。正如他多年后回复读者的信件中写的那样:“在书中坦白不完美和脆弱是为了吸引读者、引起共鸣。”

  出狱后的贝克,在1947年夏天遇到了后来成为他第一任妻子的马蒂(Mattie Cooper)。马蒂的前科比贝克还多,婚后她不仅没有收敛,甚至还和贝克组团作案,并多次被捕。二人还经常攻击、伤害对方,彼此间并没有多少感情。1956年2月,马蒂因谋杀被捕入狱,此后贝克和她便断了联系。

  1948年的“雪莱诉克莱默案”(Shelley v. Kraemer)中,美国最高法院裁定限制性的契约不再具有强制执行力。此后,黑人居住区的边界开始扩大。再结合“大迁移”的时代背景,很多中产阶级白人开始从市中心“外逃”到快速发展的郊区。

  这导致的诸多后果之一,是很多原本充满活力的黑人社区被当成贫民窟铲平,贝克所在的布朗兹维尔也未能幸免。于是他改去底特律,然而到了50年代末期,底特律的黑人区也被清除殆尽。贝克说:“底特律被折叠了,盖子砰地关上了。”

  后来贝克又到克利夫兰短暂地待了一段时间,但整个皮条客行业的气数已尽。一方面,随着民权运动的开展,黑人的整体生存状况有了改善,需要靠成为性工作者赚钱的人已相对减少;另一方面,随着消费品的增多和大众文化的兴起,人们对那些以往只有皮条客才能拥有的奢华物件已不再着迷。

  贝克回到芝加哥,戒掉了毒品,并用之前学到的精神病学知识努力克服自己的精神问题。1962年4月,他最后一次出狱,并立誓不再拉皮条。过去那些年里,他见过的皮条客基本不得善终,他不想变成那样。

  当时,贝克的妈妈玛丽的身体状况非常差,于是他搬到玛丽所在的洛杉矶陪伴她。玛丽希望他走正道并结婚生子。为了表明态度,贝克跟了母亲的娘家姓,并和一个名叫贝蒂(Betty Mae Shew)的白人女人结婚生子。

  玛丽去世后,贝克在一家杀虫公司找到份工作,艰难维生。期间,他们家还经历了“瓦茨暴乱”:

  瓦茨暴乱的影响之一,是导致60年代末洛杉矶黑人艺术运动兴起。在这股浪潮中,一家名叫霍洛威(Holloway House Publishing Company)的出版公司崛起。他们认准黑人民权运动的趋势,突破性地为很多黑人作者出书。贝克也成了受益者。在妻子的鼓励下,他开始试着将所思所想诉诸笔下,并起了笔名“冰山”(Iceberg Slim)。1966年9月,他带着自己的第一部作品走进霍洛威出版公司,并很快达成协议、得到1500美元的稿酬。这是贝克通过合法手段赚到的最多的一笔钱。

  1967年3月,这本名为《皮条客:我的人生故事》(Pimp: The Story of My Life)自传出版,为后来的黑人剥削电影(blaxploitation)、黑人街头小说、匪帮说唱奠定了基础。书中没有直接提及任何与黑人民权运动有关的话题,但却处处揭示了每个城市表面繁华之下的残酷丛林现实,引起人们对20世纪美国系统化的白人种族主义、城市隔离及黑人经济状况的关注。在接下来的几年里,贝克又陆续出版了多部小说,所有作品都聚焦骗子、皮条客、性工作者等社会边缘人物,力图探讨美国种族主义的深层次问题。他的名气也越来越大,开始被视为洛杉矶黑人的代言人。写小说取代了他过去从拉皮条中得到的兴奋感,填补了他内心的空洞。讽刺的是,这个曾“非法世界”以拉皮条为生的人,却在“合法世界”里被别人拉了皮条。虽然书籍销量可观,霍洛威付给他的版税却越来越少。最后,贝克不得不把目光转向好莱坞,通过贩售小说版权和写剧本赚钱,最终也给他带来了相当可观的收入。贝克一家搬到了好莱坞一栋三层的房子里,还走了电影首映红毯。随着事业的成功,贝克的家庭却出现了问题。他不仅出轨,甚至被传重新干起了拉皮条的老本行,离家的时间也越来越长。他和妻子贝蒂的感情裂痕已无法弥补。1978年,贝蒂带着四个孩子,永远离开了贝克的生活。

  情感上悲痛欲绝的贝克,不仅身体状况不好,经济状况也是一团糟。“黑人剥削电影”这个类型已经过气,书籍版税也越来越少。他只好重新开始写书,并在1980年和一个名叫戴安(Diane Millman)的女书迷走到了一起。虽然再无大热作品,但在人生的最后几年,贝克依旧对美国黑人文化产生了影响。1982年,一个哥伦比亚贩毒集团将大量可卡因从佛州转移到加州,使洛杉矶成了美国的可卡因分销中心。由于那时南加州汽车组装、轮胎制造、钢铁生产等工厂相继关闭,导致黑人男性的失业率飙升至45%,参与帮派进行贩毒成了很多黑人的谋生途径。立法者慌忙制定了许多针对黑人和拉美人的法律,导致那时约四分之一的年轻黑人男性要么在监狱里、要么处在刑事司法系统的监视下。洛杉矶警察局局长达里尔(Daryl Gates)更是对黑人群体发起了全面攻击。作为对这种局势的回应,“匪帮说唱”(gangsta rap)应运而生,其中最有代表性的两个说唱歌手Ice-T和Ice Cube的艺名灵感均来自贝克的笔名Iceberg Slim。Ice Cube加入的说唱团体N.W.A.正是在这种背景下,发表了著名的说唱歌曲《去XX的警察》(Fxxk tha Police)。

  1992年4月30日,贝克在洛杉矶病逝。在他去世前一天,发生了因种族问题引发的“洛杉矶暴乱”。

莫然
抓老公出轨最简单的办法,微信查出轨绝招 心情随笔

抓老公出轨最简单的办法,微信查出轨绝招

  实际上如今的手机微信和之前对比多了许多 的运营模式,因此 有的情况下手机微信可以避免 的便是一些微信客户迷失方向,因此就在各式各样的管控微信号码的情况下对欠佳手机微信开展立即锁住,一般在锁住以后,...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